B

07

作文大赛

和校园·扬子晚报杯作文大赛海选作文赏析


字体:【    】

来源:扬子晚报-扬网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25日  

  参赛网址:

  扬子读写网(www.young100.cn)

  小学三四年级组 那件事让我很新鲜

  南京夫子庙小学四(6)班 顾宇灿

  奶奶今年已快80岁了,但她一直很时尚。今年五一,伯伯送给了奶奶一个智能手机,奶奶可开心了,整天拿在手上玩,还时不时地看看新闻。

  那天,我在沙发上开心地玩着微信,奶奶看见了,轻轻地问我:“灿灿,微信是做什么用的呀?”“微信呀,微信就是和朋友聊天用的,还可以发照片,发语音。”我心不在焉地说着。而奶奶一下子来了精神,“那你教教我吧!”“什么?”我怀疑自己听错了,“奶奶,你都快八十了,还要学微信?”“我那些跳广场舞的朋友,都用微信的,你快教教奶奶!”奶奶催促着。“好嘞!”我也觉得新鲜,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帮奶奶下载好软件,注册好微信账号,开始教奶奶怎么用微信发消息,奶奶早就迫不及待了。“奶奶,点这个绿色的打开软件,看到这个通讯录了吧?点一下,我和爸爸的微信号都在里面。”我耐心地讲给奶奶听,“点一下你要说话的人。”“是这样吗?”奶奶仔细地看着。“对对对,就是这样,再点下这个框,你看就出现键盘了,你可以用拼音输入字,也可以这样,手写也行的。”我不厌其烦地说着,“或者按这个圆点,可以用语音聊天。”“好,我来试试,通讯录,点一下,小圆点,按住说话。”奶奶边说边操作着,嘿嘿!好像奶奶都会了呢!

  “奶奶,我再教你怎么看朋友圈!”“好呀好呀!”奶奶很是兴奋地回答。很快,奶奶就在妈妈的朋友圈上看到了去年暑假我们去旅游的照片。“看样子我这个小老师水平还是不错的嘛。”我洋洋得意地想着。“对了,灿灿,刚才那个发消息怎么发来的?”喔,My God,原来奶奶是学得快,忘得也快呀?没办法,谁让我是老师呢,只好再教了一次,做了好几次练习,奶奶终于学会了,我也终于长长地吐了口气,真累呢!

  第二天,我又来看奶奶了,哇塞,奶奶的微信上都加了好多好友了,“都是一起锻炼的朋友。”奶奶还有点不好意思。什么?现在七、八十岁的老奶奶、老爷爷都在用微信?那还真是让我感到新鲜呢!

  指导老师 郭茜

  名师点评:智能手机,微信平台,广场舞奶奶……都是这个时代新鲜而富于活力的元素。小作者深入生活,视角独特,选择教奶奶玩微信这件事,立意就以小见大,鲜活而有现实意义。而娓娓叙述事件的过程中,奶奶听到微信可以聊天的激动,看到朋友圈的兴奋,刚教的怎样发消息就忘记的差记性,一学会微信随即加广场舞锻炼的朋友为好友的可爱,都写得特别真实。如果小作者能注意更具体细致的描写,如奶奶八十的外貌渲染,一学就忘的可爱表情动作,学会后向广场舞朋友炫酷的对话描写,我教不会和教会后迥然的心理对比描写等等,也许事件就更有情趣,更有满满的生活气息,更符合“新鲜”这个题眼。 —— 陶芃妤(江苏省溧阳市燕湖小学语文老师,常州市骨干教师,江苏省生活作文赛课一等奖。)

  小学五六年级组

  天边飞来一只鸟

  南京市鼓楼区第二实验小学六(5)班 王佳琪

  那是一个星期天,我正抱着一大堆书走在回家的路上。天阴沉沉的,乌云在天上飘来飘去,像一个眉头紧锁的老头,动不动就大发雷霆的样子。

  “啾——”一只小鸟从天边飞来,尖叫着,落在我的肩膀上。我定睛一瞧,只见这只鸟身上的毛由蓝、黄、红三种颜色组成,两只翅膀似扇子一般展开着,头小小的,爪子尖尖的,嘴巴也尖尖的——它是一只鹦鹉。

  这只鹦鹉拍了拍翅膀,居然说话了:“你看看我是谁?”

  “嘿,你不是那种灭绝了将近30年的斯比克斯鹦鹉嘛。”我打了一个寒战,心想:它是不是来找导致它们灭亡的人类报仇来了。

  “没错没错,”它用翅膀拍拍胸脯说,“我就是当年幸存的斯比克斯鹦鹉的后代!”

  它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泛泛而谈了起来:“我们斯比克斯鹦鹉原本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每天辛勤地捕食、快乐地嬉戏。直到1819年的一天,一个名叫约翰的博士射杀了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我们便受到了人们的关注。

  人们听说我们待人友好、容易接受训练,便接二连三地捕捉我们。我那被捕捉的亲戚们有的接受了人们残酷的训练,也丧失了野外生存的技能;有的被猎人射杀,制作成了僵硬的标本……就这样,斯比克斯鹦鹉接连死去,可人们依然不知悔改,贪婪地捕杀更多鸟类……直到上世纪90年代,野生的斯比克斯鹦鹉几乎完全灭绝了。

  现在我的近亲淡黄绿色金刚鹦鹉和靛蓝金刚鹦鹉也濒临灭绝了,人们却还在破坏环境。几天前,我居住的森林里来了几十个伐木工,他们用来伐木的工具不是斧头,而是更恐怖的瞬间就能砍倒一棵大树的电锯!那时我正在睡觉,一阵轰鸣而起,直感到树木剧烈地晃动,这才赶紧慌张地飞离了大树。

  我刚刚离开大树,它就‘轰’地一声倒了。我放眼看去,只见方圆几里的树木全部被砍倒了,曾经充满生机的美丽森林不复存在……正当我望着一片空地发呆的时候,一支猎枪瞄准了我。

  那个握着枪的矮胖光头奸笑着朝我喊道:‘小鹦鹉!乖乖的别乱动!只要你待在那儿不动弹,我就只打你的腿;要是你乱动的话……哈哈哈哈!’我不敢动弹——什么速度能比子弹快呢?我只好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等着死神来把我带走。

  这时,那光头的手机响了,他开始从那大口袋里掏手机。好机会!我立刻拍拍翅膀,用我这几年来最快速度向南边飞去……

  真是太惊险了!要是我反应慢一点儿,后果将不堪设想!罢了,我要赶快找我幸存的同伴去,再见!”

  它抖了抖翅膀,“唰——”地飞走了,在灰暗的天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是啊,人类导致了如此多动物的灭绝,还大肆乱砍滥伐、排放污水和有害气体来破坏环境,这样人类又离灭绝还有多远呢?若是人们注重保护生态环境,那么渡渡鸟、南极狼、旅行鸟,会不会像从前一样健康地成长……

  每当想起天边飞来的那只鸟,就引发了我太多的思考。

  名师点评:小作者以自己丰富的想象,为我们讲述了一则完整的故事——一只斯比克斯鹦鹉的真实经历,描述具体、对比鲜明。由此可见,这份想象之中有现实的影子,甚至可能有小作者自己真实的经历,最后发出真实的呼唤也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老师建议:如果能把自己内心真实的呼唤,夹叙夹议式地融入到故事之中,一定会让更多的读者感同身受!—— 张国宝(南京市力学小学语文教师,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

  初中组

  不长大该多好

  南京市三中文昌初中初二(12)班 张太煜薇

  光阴似箭,不知不觉中我已长大,现在想起童年总会感叹:如果我不长大该多好。

  小时候,天真的我常会干些傻事。一天晚上,皓月当空,我出去散步。走着走着,我抬头一望,忽然发现那弯弯的月亮在动,我走一步,它也走一步,我接着走两步、三步……它也走相同步数,我停下脚步,月亮也停了。这时我想:难道它在逗我玩?我试图伸手抓住它,但不论踮起脚还是跳起来都抓了个空,可能是距离太远,我顿时起了兴趣,决定追上它。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跑起来,跑了一会儿,感到身上热乎乎的,便蹲下休息,我刚蹲下,月亮仿佛也累了,和我一起停下来。我看见它一直停在那,立刻把握时机,站起来飞奔过去,月亮反应还挺快,也跑起来。 我不断加快速度,但月亮的速度就是和我一样,我开始急了,干脆用冲刺的速度跑,准备一下子追上……直到我跑得满头大汗,也没碰到月亮,这月亮还真能跑。无奈之下我只能放弃追月亮的念头,走在回家的路上,没想到月亮又跟过来了,我赶紧跑回家,它也跑过来,也许我刚才追月亮,它生气了,不过它也追不上我,很快我跑回了家。那时我还好奇为什么月亮那么能跑却追不上我。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月亮根本没有动,但我却很怀念小时候的纯真。要是不长大该多好。

  名师点评:成熟、智慧,几乎是人人的理想。为此,我们走进学校,广泛地阅读,甚至不惜告别故土,远渡重洋。小作者却不想长大,长大往往就意味着理智,失去了“纯真”。他深爱着自己孩子时代的“傻”——和月亮追逐、嬉戏,以及因为不明白月亮为什么追逐自己,而生出的千般好奇。这自然让我们想起李白的诗句:“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白云端。”小作者以孩子的笔调写孩子的游戏,童趣盎然,不禁令人回想起自己童年的傻事。文章以浑然一体为高境界,如果能将叙写和感悟有机融合,则不失为一篇佳作。——张小兵(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语文教师,曹勇军名师工作室成员,南京市优秀青年教师)

  高中组

  发现一条河流的隐秘

  江苏省江安高级中学高三(7)班 黄青

  关于小镇,我努力回想出的也只是些片段,像一块吸了水的棉布衬衫,总是想挤干,尽管有着棉布的舒适,可是黏在身上的感觉沉沉的并不舒服,那些片段粘在后背我够不着的地方,在每一个春风细吹的日子,向下延伸,勾勒出小镇的概貌,甚至到后来拓展成一片图腾。 我知道,也许某一天我会沿着这些痛点,乘着记忆中的旧式公交,在困意无限的颠簸中到达我的小镇,头顶,万丈青阳。

  小镇处于这座城市的边陲地带,四周有着广袤的土地以及镶嵌在其中的一座村庄和一条条带状的河流。流经小镇的那条河,每天晨光熹微的时候,有收鱼笼的老人被阳光一点点包裹,河的两岸是一排排青砖砌成的房子,每年夏天连绵的降水,使得河水上涨,漫到离墙角还有一米高的地方,然后随日光的迁徙,慢慢地褪去。留下一摊水印,在青砖的表面渐渐隐去。也许,自砖迎来了它的第一场雨过后,雨的记忆就未曾消失,它只是静静地安放在每一处纹理中,然后等待下一场雨和下一个夏天的到来,让记忆全部抽芽,把生命长成一片墨。那是生命的色彩,绿色的底色。

  那一天,我回到了小镇。坐在屋前对着门前流经的小河发呆。我用力地丢弃手中的石子,夕阳碎了,接着慢慢地恢复原状,最终沉入河流的深处,天空掠过一两只鸟,啼叫着小镇在暮色中的安眠。等到暮色散尽,河的两岸亮起了橘黄色灯时,我突然明白,小镇它属于我,它是我的小镇。

  如同在暮色中沉睡、成长的孩子,我的小镇有着最柔软的怀抱与最亲软的气息。

  小镇中的绝大多数人是农民。他们对土地有着天生的热爱,每天清晨,踩着晨光,扛着锄头,向着自家的田埂上走去,破旧的草帽挂在锄头的另一端,晃荡着日光的倾泻,每一丝皱纹舒展成最惬意的弧度,然后等太阳东升西落,收获一天的富足。

  太阳好的时候,小镇中的老人会从自家挪出一张小凳,坐在墙根。眯着眼,兴致好的话会将过去的往事拿出来晒一晒。看着村前那棵古树,一季一季地掉大把的叶子,吸一口烟,数着自己所剩的日子,咧开嘴笑笑,露出一口黄牙,端坐在晨光袅绕的烟雾里。

  我看着那棵古树在风中孤独地伫立,叶子是枯萎的草黄,几只白头翁在枝干上打理着羽毛,然后离去,阳光斜射过来,抖碎了一地的光影。

  外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在一个暴雨的晚上冒雨撑船想赶回家和我们一起吃晚饭,但是不小心掉到河里,随着他的船,一起飘向了远方。 外婆每天傍晚,暮色四合时,她就会坐在屋前,望着不远处那条波光粼粼的小河出神。风把门前的小草吹得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只是外婆的头发却吹得一年比一年白,一年比一年乱。

  我离开了小镇,小镇在视野的后退中凝聚成一个模糊的点,我看不清也回不去,我感觉到小镇沉重的呼吸,我的小镇,已经在时间的洪荒中,慢慢地老去,慢慢地远去。而那条流经小镇的小河仍在不息地前行着。

  城市的生活远不如想象中的美好。城市快捷的生活,像是在人们大脑深处安放一个闹钟。只是暂停,没有结束,我们以为习惯了就好,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大脑深处埋藏运转的机器终究是一个是闹钟还是一个定时炸弹。

  我以为已经渐渐把小镇遗忘,我想象不出小镇的每一个细节,那些在脑海中略过的面孔都模糊一片,只有那条河,时常流淌我的梦乡。外婆坐在门前,望着河出神。我醒来,望着窗外边的霓虹灯,隔着无法触摸的温柔。

  小镇越来越模糊了,直到有一天,我翻出了以前的课本。一片白果树叶掉在了地上,拾起端详,每一根叶脉清晰而透明,流淌着透明的血液,发出汩汩的声音。长期的岁月的尘封,不仅磨灭了它的青春,也消耗了它生命所有的养分。

  我开始为我空白的小镇不安,像是丢了自己糖果的小孩一般,我总会在深夜蓦地醒来,捂住胸口那疼痛的心跳,看着远方迷离的灯火,听见风在窗外低吟浅唱,似离歌。

  外婆走了,年纪太大在河边摔了一跤,就再也爬不起来了。那一刻我如此想念我的小镇,我听到了一声声沉重的呼吸和哀痛的呼唤。

  我来到小镇,来到河边,望着河流,仿佛看到外婆佝偻的背影与出神的双眼。春风吹过,落叶飘零,我来到了古树旁,看着它光秃秃的枝干,它和我的外婆,和我的小镇一样,已经老去。墙根下没了眯眼的老人,偶尔有一只黑猫困在那里,打一个盹,梦一个小镇。

  春风细吹,我看见了清晨微笑着扛着锄头的农人。在墙角眯着眼晒太阳的老人,我看见外婆坐在屋前望着小河,白果树开始掉落一季一季的叶子,我看见我的小镇安详地熟睡。我发现了那条流经小镇的河流,仍旧不息向前前行,流经一片无风隐秘的森林。

  而我,抵达我的小镇……指导老师 张影

  名师点评:本文从个人记忆的角度来描写现代化进程中一个小镇的变迁,构思新颖,语言精致,风格独特。整个文章围绕小镇展开,而小镇的灵魂是河流。“我”在小镇长大后来到城市生活,很惶恐地发现自己在渐渐断开和小镇的联系甚至将要失去关于小镇的记忆,我忍不住返回小镇去寻找自己的生命之根。最后“我”发现只要河流还在,小镇就不会消失,自己的生命就不会虚无。全文像一个人心灵世界的絮叨,关于小镇的笔墨过多,关于河流的笔墨偏少,主旨的表现过于隐晦。——唐丽花(南京市人民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曹勇军名师工作室成员,南京市优秀青年教师,玄武区语文学科带头人。)

  

  大赛报名通道>>

  1、关注微信公众号“扬子读写网”(yangzidxw),点击下方导航栏“作文大赛”,按要求报名投稿,参加首轮海选作文。

  2、登录扬子读写网(www.young100.cn),点击“快速报名”,按要求报名投稿,参加首轮海选作文。

  “海选作文网络人气奖”等你来拿

  扬子晚报杯作文大赛海选期间,每天每个参赛组选出一篇参赛作文,由老师点评,在扬子读写网(www.young100.cn)及扬子读写网微信(yangzidxw)、“和校园”客户端展示。海选赛中,每组设10名“海选作文网络人气奖”,截止到11月15日零点,由参赛作品投票数前十名者获得(点赞数以“和校园”客户端数据为准)。大赛过程中,扬子晚报每周三成长周刊将刊登优秀作文,其中“和校园”客户端推荐点赞数靠前的点评作文优先刊登。

  扫描二维码,下载和校园客户端,参与点赞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