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05

三城记

鱼翅捞饭的教训


字体:【    】

来源:扬子晚报-扬网

出版日期:2015年04月19日  

  查小欣(香港)

  香港股市狂升,股风再起,股民疯狂入市,逆其道而行,眼见多年前股票高峯期买入的蟹货回升至当年价位,薄有微利,马上全数沽清,如果肯多等两天才出手,可多赚三倍,可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股票市场, 风云骤变,起跌无常, 收回成本已额首称庆,但求不用担心价位上落,晚上睡个好觉。

  股票市场有不少我这类“敢输不敢赢”的股民,股票跌,不肯放,死守,跟股票谈恋爱,相信终有一天它会回升,用无比的耐性等候;股价上升时,深怕它会滑落,急急放售,完全缺乏策略和方向,所以输多赢少,玩股票,反过来被股票玩。

  多年前,股市兴旺,衍生了一批股评家,在不同媒体分析股市行情,预测大巿走势,在电台接听小股民电话,为他们解答疑难。为杜绝有股评家为上市公司所聘,在媒体美化前景、推高股价,政府有套严谨制度监管,股评家要申报并无持有评论的股票,以示公允。

  1970年代初,香港股市畅旺,赚钱容易,不少股民成为暴发户,尽情挥霍,到酒楼吃饭,叫红烧鱼翅来配白饭进食,带起越来越多人以鱼翅捞饭以示赢钱豪气之风,“鱼翅捞饭”瞬即成为社会流行语,除“鱼翅捞饭”外、亦有“龙虾做早餐”、“用鱼翅嗽口”、“用红酒来嗽口”等炫富豪语。

  90年代,家人曾投资开食肆,店名就是迎合潮流的“鱼翅捞饭”,店面有个巨型水族箱,养了两尾年幼鲨鱼游来游去做活招牌,噱头十足,成为话题。食物真材实料,用鲨鱼骨熬汤底煮鱼翅,卖的是相宜的街坊价。由于市面无同类食肆,奇兵突出,开业以来,门庭若市,客似云来,因而引来同行抄袭,街边熟食档忽然有鲨鱼骨汤方便面,集团式经营的连锁快餐店推出鱼翅捞饭套餐,售价比我们低廉,以本伤人。小店幸仍能支撑,还开了分店,更曾拓展版图到北京开店,后因缺乏大财团支持,难捱成本不断增加,以结业收场。如今讲求环保,赚了股票也不一定吃鱼翅捞饭了。

  每次恒生指数大起,香港全民很快陷入疯狂,升斗市民争相入巿,有人辞去工作,专心炒股;人人拿着手机看实时股价,无心工作,财大气粗,老子股票升一个价位,已经比月薪多,何需看老板面色;街头巷尾,公公婆婆也讲股票,不知道公司架构,连公司名称也不知,只知代号便盲目跟风;主妇们在菜市场驻足论股票,“昨天那只,我$3.10买,今日升至$4.00刚刚卖了,发了个小财,我改入了另一只……有消息的话会抛……”全部以“只”称呼, 因根本不知公司名称便押上血汗钱。每当有这种情况出现, 表示股市泡沫即将爆破,小股民贪胜不懂及时离场, 股市崩盘,便成为大鳄的小点心,哀鸿遍野。人们总是善忘, 当下一个升浪到来时, 便忘记惨痛教训, 让历史重演。

  我几岁时, 信息尚不发达, 妈妈为查看手头上股票情况, 拖着我上股票交易所,询问之下, 才知道该股票跌至停牌,妈妈的私房钱尽数泡汤, 还记得当时她那错愕、痛心、不愤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