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11

约战·赛场

赵帅郑姝音双双夺冠 跆拳道小情侣,家里到底谁说了算?


字体:【    】

来源:扬子晚报-扬网

出版日期:2016年08月22日  

  “他是郑姝音的男友。”来到里约之前,很多人都会这样说赵帅。因为项目安排,男友率先夺冠,这也让两人的知名度一下子发生了逆转,大家对郑姝音的称呼也变成了“她是赵帅的女友。”然而,似乎要牢固稳定家庭地位,昨天,郑姝音也成了奥运冠军,她在跆拳道女子67公斤以上级决赛上毫无压力地问鼎。帅哥欧巴加长腿美女,还都是奥运冠军,赵帅和郑姝音,在里约书写了一段“夫唱妇随”的奥运佳话。

  迷人的长腿“踢”也狠

  郑姝音比对手高了将近20厘米,在跆拳道这种分级项目中,如此身高差距并不多见。所以这场决赛之前,问题就来了——“高大壮”和“小灵快”,究竟谁更占优势?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郑姝音在这场颇具悬念的对决中,一路领先并顺利夺冠。“我腿长啊,之前和对手交过手,她今天都在防我击头。”的确,这个担心让对手埃斯皮诺萨畏首畏尾,墨西哥姑娘快速灵活的优势因此减色不少,教练赛前针对郑姝音身高优势制定的“控制距离”策略,起到了决定性的胜利。

  实际上,郑姝音之所以能够站在跆拳道奥运舞台,完全是因为她的这双大长腿。9岁那年,身高超过同龄人不少的郑姝音,就被体校教练看中,“我当时很纳闷,选中我的不是篮球教练,也不是排球教练,而是一个跆拳道教练”。后来她才知道,跆拳道运动员在选才时更青睐高个选手,这也是现在的一个发展趋势。“‘一寸长一寸强’嘛,高个的一般都腿长,进攻的时候更容易得分,防守的时候也比较容易控制对手的进攻距离。”

  填补陈中之后留下的空白

  郑姝音才22岁,这也是她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更是首次站在奥运领奖台上。虽然台上霸气,但在比赛之外,郑姝音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多少有点紧张。但正是因为年轻,郑姝音在填补陈中留下的空白之后,将长时间统治这个项目的话语权。

  里约奥运会,颁奖仪式是用英语播报一次,再用葡语播报一次,之后才留出时间给运动员登台领奖。不过昨天,现场英语刚刚播报郑姝音的名字,她就抬起长腿准备登台了,紧接着葡语播报开始,郑姝音发现了失误,但却已无法挽回——腿太长,登最高领奖台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大步,对她来说却是一小步。干脆,直接站了上去。随后,颁奖嘉宾刚把金牌挂在她的脖子上,她就十分热情地拉自己身边的两位奖牌得主,要人家一起上来合影,全然忘了接下来的环节应该是升国旗、奏国歌,这让身边两位对手当场蒙圈。

  尽管郑姝音拿到的金牌并非一个零突破式的成绩,但对中国跆拳道来说依然意义非凡。要知道,名将陈中之后,中国女子跆拳道大级别项目一直处于空白状态。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陈中曾夺得67公斤以上级的金牌,那也是中国跆拳道奥运金牌的零突破。4年后的雅典,女子跆拳道大级别变成了72公斤以上级,陈中卫冕成功。但从那时开始,中国女子跆拳道大级别就进入了空白状态,陈中在北京奥运会未能晋级半决赛,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队甚至放弃了这个级别。

  如今,郑姝音出现了。她的这枚金牌,让中国选手时隔12年再次稳定奥运女跆大级别,也让中国女跆看到重拾这个项目传统优势的希望。

  曾经也只有被打的份儿

  跆拳道在中国,还算比较普及,很多家长都会送孩子去学个一招半式,然而强身健体可以,但要走竞技路却相当苦,仅仅是日常训练就让姑娘们身上伤痕累累。而并没有太多天赋的郑姝音更是曾说过,自己就是被打出来的。

  因为属于搞对抗项目,跆拳道队里不论男队员还是女队员,一天训练或一场比赛下来,经常都是一身红肿。郑姝音虽然个子大,但刚进队的几年,却一直改不掉动作慢的毛病,因此也没少被训练、被比赛对手狠揍。所以,在谈及自己个子高、腿长的优势时,郑姝音忍不住笑了,“我记得,在我练跆拳道的头三、四年时间里,我好像只有被对手、队友打的份儿,不是有一句话叫屡战屡败吗?我就是那样,不仅屡战屡败,还要屡败屡战。”

  总结自己的来路,郑姝音也这样挖苦自己:“记忆里,我从来都是被对手打得很惨的角色,我就是这样一路挨打长大的。”

  和赵帅谁更狠? 不告诉你

  本届奥运会有很多金牌,但郑姝音与赵帅的这两枚肯定能在未来很长时间被别人记住,原因很简单,他们俩是情侣,而且郑姝音还要比赵帅高4厘米。

  与庞伟、杜丽夫妇一样,赵帅和郑姝音这对情侣,也是体坛“志同道合”的典范。而且由于项目特殊性,赵帅和郑姝音还可以互为陪练,俨然一个“家庭互助组”。夺冠之后,赵帅就曾直言,他眼下的任务就是当好女友的陪练。如今,这个奥运冠军把女友也陪练成了奥运冠军。

  里约奥组委官方资料显示,郑姝音和赵帅身高都是1米88。但实际上,郑姝音如今身高已经是1米92。而且,由于级别不同,郑姝音的体重要比赵帅重12公斤。也因此,很多人都好奇,他们俩谁能打过谁?更有外国记者突发奇想式的提问,“好期待你们来一次对决。”

  一再被问到这个问题,这个身高1米92的姑娘突然娇小了,她红着脸说:“我们没有打过,可以不要再问他的问题了吗?”

  扬子晚报特派记者

  殷小平 张昊

  (里约今晨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