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11

男左女右·智慧乐

无处安放的初心


字体:【    】

来源:扬子晚报-扬网

出版日期:2017年01月11日  

  浮世男女

  梅安安与楚冬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正是下班时分。冬天日短,四点刚过街巷就已经昏暗朦胧。

  梅安安站在台阶上,插在毛呢大衣袋里的手握着硬翘翘的离婚证,没有轻松,没有撕心裂肺,像眼前的街景,含混不清。楚冬在她半步的身后,丢出“这样的天气最好早点回家”,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下台阶去。

  回家?梅安安突然惊觉自己已经没有家了。脸上凉凉的,梅安安下意识摸了一下,湿滑,什么时候竟然流泪了。楚冬是个好男人,但此刻的泪水却不是为他而流,但也不是因为离婚,离婚是安安提出来的,只是伤感,某一段日子撕裂后的痛楚。不是所有的相遇,都有美好结局,初心多么美好,可是,没有了安放的空间,就像岸上搁浅的鱼。

  楚冬以前在一家国企的工会上班,因为老爸就是这家国企的领导,所以楚冬的日子过得很滋润,可是老子退休,国企倒闭,一切都变了。楚冬被调配到下属一家企业,下车间,高不成低不就,人生的尴尬由此开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于是精简时他被清退了。安安的苦日子来了。没有事业的男人,就像无赖的孩子,缠着你发牢骚,动辄赌气,像生理期的女人,难以理喻。安安让他想想自己的原因,他却说,什么自己的原因,还不是趁着老爸退了,趁机报复。安安不同意他的看法,为此两个人几天不说话。

  安安让他跟自己一起参加会计师培训,考个证,他说,心烦,没那心思。每当夜深人静,疲惫归家的安安看着趴在床上玩手机的楚冬,内心一片灰暗,窒息感使全身僵硬,她觉得家里的霾比外面还让人无法呼吸。有一天她问,楚冬,你这样一天到晚就是玩手机游戏,多浪费啊,有意思吗?楚冬抬起眼皮,要不干吗,自己把自己憋死?安安叹了口气,干吗也好过玩游戏,你才三十出头啊!不想学会计师,学点别的也好。我学不来。回答得斩钉截铁。安安只觉得血往上涌,真想把他的手机抢过来狠狠摔在地上,她忍了忍,摔门而去,在街上一阵疯走,泪水如注。

  可是黄昏的时候,她又回家了,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七年,她担心他没有晚饭吃,因为他从没烧过饭。可回到家,见他依然埋头游戏,对自己不闻不问的样子,她的心又凉了。安安先跟父母商量,爸妈都很吃惊,你们感情不是很好吗?楚冬虽然没上班,可单位也给补助,他家也填补,不也够花吗?妈妈甚至说,如果因为钱,我们的钱反正没什么花的,要不把你爸的工资卡给你?安安心里一阵难过,妈妈说,既然不是因为钱,那他打你了,骂你了?安安摇了摇头,母亲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她不理解女儿了,因为不打不骂有钱花,她认为那就是一个好家庭的标志了。为了善良的父母,为了曾经那么美好的誓言,安安选择改造。

  晚上温存之后,安安说,亲爱的,我每天连上班再学习,做家务,太累了,你分担点什么吧。以前不一直这样吗,怎么不累?楚冬又去摸手机,安安抓住他的手,小声说,那你现在不是比较闲吗?啊,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不就是看我闲着你不舒服吗?不就是你提了个小股长吗?算什么啊,少在我这显摆!楚冬立时火冒三丈。安安看着眼前这张扭曲变形的脸,她的心一阵抽搐,一句话说不出来……

  只要一提做点什么,楚冬就大发脾气,认为安安是嫌弃他,每天看着死气沉沉迷恋游戏的楚冬,安安觉得自己被拖进黑暗之海,已经淹到下巴磕了。冷战半年,公婆觉得是梅安安看不起楚冬,变了心,梅安安为了尽早摆脱这样的日子,答应净身出户,所以,婚很快离了。

  走在街上,有一刻安安想,此时楚冬想什么呢,他会记得他们的初识也在这样一个冬日吗?可是她又笑了,不要让无意义的人牵绊自己有意义的人生,该结束的东西就让它结束,并不是所有的初心都值得坚持,有时失去反而是得到。

  她找了个大排档,很大声地要了碗阳春面,然后呼噜呼噜吃起来,热乎乎的面啊,暖得连嘈杂的市井都亲切起来。 陈柏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