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03

繁星

河东河西


字体:【    】

来源:扬子晚报-扬网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24日  

  第一次见到她,她蓬乱的头发遮住了被打得淤青的半边脸。很难想象这是国内著名妇产科医院的资深专家。

  [香港]方海伦

  最近收到一条老板转发给我的一个客户的短信:今天是我到美国27年,谢谢你们,没有你们的帮助就没有我的今天——许晓燕。

  许晓燕来美国已经人到中年了,第一次见到她,她蓬乱的头发遮住了被打得淤青的半边脸。一只眼睛几乎睁不开,嘴唇肿胀结着痂,像随时要裂开滴出血来。我在会议室接待了她。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国内著名妇产科医院的资深专家,直到她开口提出毫无商量余地的各种要求,并把秘书来回使唤,这才领略到了霸气,如今这般也是虎落平阳了。

  第一次面谈结束后,她指了指前台的秘书跟我说:“我不开车,坐公交来一趟不容易,让她送我回家。”从来没有客户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更何况还只是个没有最后确定的客户。这是职业留下的作派,一时难改了。看着她遍体鳞伤,我只好说:“秘书要接电话,我送你回去吧!”

  她的家在墨西哥人居多的小区,新闻里才报道过晚上这里经常可以听到枪声,“你不用怕,我来到这里头一天晚上害怕得睡不着觉,现在已经习惯了,他们是闲来无事,往天上放空枪。”

  “你怎么会住在这里?”

  “我有选择吗?你以为我不想住到La Jolla吗?”我一时无语,她告诉我老公今天去洛杉矶了,两天以后才回来,所以她才敢通过电话簿上的黄页转了几趟公交车找到我们事务所。加州的公交系统非常不发达,如果错过换乘时间经常需要等上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加州干旱无雨,常年烈日当空,想到她一个人走出这个偏僻的小区,走到就近的大马路上等公交,实在令人心生怜意。

  她的家是一个三居室的老旧平房,门前光秃秃的。我开门让她下车,她却执意要我进去坐一会儿,同样,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口吻。我只好把车停好,陪她进房间。房间里漆黑一片,大白天的双层窗帘紧闭。她拧亮了灯。客厅很凌乱,沙发跟前的茶几上堆着几十盘录像带。她告诉我说,她到了美国以后,老公就没收了她的护照和在国内变卖家产后换出来的所有旅行支票。她稍有不从,便一顿暴打。老公不工作,每天不分昼夜在家里看恐怖片,日常开销全部由她负担。恐怖片并不是她害怕的,真正让她害怕的是老公曾威胁她说如果胆敢私自外出,就一枪打死她。与其做长期受虐的准备,不如趁老公去洛杉矶的时候铤而走险了。在国内,她只不过遇人不淑,前夫劈腿了她自己科室里的护士,她一气之下不但结束了婚姻,而且放弃了事业。以为到美国可以开始新生活,谁知逃离的不是狼窝,跳进的却是虎穴了。

  我们以“反对暴力侵害妇女法案”为她提出申请居留,她再也不用心存侥幸等老公回心转意为她提出申请,也不用在临时居留期间忍气吞声以免老公随时拂袖而去让她的最终永久居留前功尽弃。她可以在等候转换身份期间取得一年一续的劳工卡,自食其力。所幸陪同她一起去移民局面谈时材料准备充分,她脸上身上的新旧伤痕都成了铁证。移民官是一位中年妇女,对家暴受害者极具同情,她的申请被顺利接受。

  以后的日子,她时不时地出现在我办公室,有时候是需要帮忙替她去买一辆二手车,有时候是帮她准备申请工作的简历,有时候是带她练车考驾照。她艰难地尝试着重新开始,她的工作越换越勤,她的英文也越说越好。有一天,我在超市的停车场看到她在和一个抢了她停车位的老外吵架,心中暗喜,她的强势正在悄悄地回归。终于,在她获得正式居留的几年后,她再一次找到了她真正的位置——医院。她虽然没有考过医生执照,只能做个助产士,但这是最接近她梦想的职业了。在手术室里,那些年轻的医生知道不能小看这位年长的助产士,她不能主刀,却仍然凭着丰富的资历和精准的判断力赢得尊敬。

  后来,她在一个安静的小区买了一套小房子,工资付了按揭还有些盈余,过着普通的工薪阶层的生活。如果留在国内,她肯定已经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专家了,从跨出国门到尘埃落定,她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如今也不过就是当年的起点而已。30年河东河西,不知她是否有一点点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