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03

焦点新闻

超速电动车,建议一旦查到就重罚


字体:【    】

来源:扬子晚报-扬网

出版日期:2017年01月11日  

  高速电动车闯红灯乱变道,公共自行车高峰时段难借难还,早高峰上班族和老年人抢公交,红绿灯动不动就“罢工”……此次南京两会上,市民们出行中的这些烦心事也成了政协委员们热议的话题。围绕这些话题,不少委员们都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应对之道。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范晓林 石小磊

  ◎关键词:马路杀手电动车

  超速电动车,建议交警当场取缔

  放满街头的电动自行车,速度越来越快,体积越来越大,衍生出来的代步车、助力车更是五花八门,在道路上超速行驶、逆向行驶、闯红灯、高速穿越人行斑马线的情况比比皆是,事故频发。据交管部门统计,南京市电动自行车以月均增长3万辆的速度快速增长。电动自行车已成为引发致人死亡交通事故上升率的第一交通工具。参加本届南京市政协会议的科协界别政协委员吉群、万茹建议,加强对电动自行车文明安全驾驶管理。

  目前街头上有很多超标电动车,两位委员建议,若完全不让上路,势必遭到市民的反对:你不让我开,那为什么卖?为此,她们建议,首先要严禁超标车销售,同时又要在街头严格限速,建议交管部门采用相应技术手段监测电动自行车实际行驶速度,一旦发现违规,立即取缔违规电动自行车。

  她们还建议,动员全社会的力量,鼓励群众监督举报,市民可在发现电动自行车违法行为时,通过手机、照相机等拍照或摄像、制作音频视频举证,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举报。加强对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安全和交通规则的教育,曝光违规行为,集聚全社会力量维护交通秩序,共破电动自行车监管难题。

  ◎关键词:公共自行车难借难还

  像共享单车那样无桩借还更方便

  公共自行车潮汐现象是个老大难了,每次相关的营运单位总会回应:没有那么多人手和车辆来调度。此次两会上,政协人资环委提出建议,何不研发“无桩借还智能系统”,实现“定点借还”,无需桩锁管理。

  扫码租车、关锁还车,24小时全天候租借。目前,“摩拜单车”、“共享单车”这类无桩借车自行车系统的身影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内各大城市。用户使用后,只要将自行车停放在道路两侧可以停放自行车的地方,比如划定的白线区域、自行车架设置的地方以及路边不阻碍交通的空旷区域即可。这也掀起了一股新的出行模式热潮。

  对比现在的公共自行车,量很大,点很多,但一到上下班高峰期,不是出了地铁借不到车,就是骑回小区门口无桩可还,让骑车人纠结不已。为此,政协人资环委建议,完善车辆智能监控系统的基础上,要充分运用科技手段,加强研发“无桩借还智能系统”,实现“定点借还”,无需桩锁管理,最大限度地提高车辆周转率,满足市民使用需求。

  稳定的资金投入是公共自行车维持公益发展的重要保障。提案也建议,在不影响市容市貌的前提下,尽可能多的安装自行车棚,并面向社会招租,将广告收入作为运营经费的补充。

  九三学社南京市委还提出,雨天是群众代步需求最为集中的时候,但由于全城大部分公共自行车网点还没有修建雨棚,使用时群众需自行清理雨水,非常的不方便。建议在公共自行车网点增设雨棚,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为贴心的服务。

  ◎关键词:早高峰上班族与老人抢公交车

  建议叫停老人免费乘车改发综合津贴

  2016年5月1日上海市实施老年综合津贴制度,津贴中涵盖高龄老人的营养补贴、公交出行,同时,70岁以上老人免费乘车制度于当年6月25日起停止。这一制度引起广泛关注。

  九三学社南京市委在此次两会上提出,目前南京六十周岁以上老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全天半价,七十周岁以上老人全天免费,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市的发展,这项惠民政策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主要包括:老年人与上班族对有限公交资源的争夺;优待对象收益水平悬殊较大,缺乏相对公平性;冒用敬老卡现象时有发生等等。

  九三学社南京市委建议,借鉴上海做法,将老人乘车补贴政策转变为实施老年综合津贴制度,也让敬老红包更好地落实到老年人手中。

  同时,优化公交线路,对通往大型超市、公园等老年人乘坐需求大的公交线路增加发车频次,或重新规划行车路线,将上班族主要前往的工业园区等站点调整至其他公交线路,将乘客分流;调整乘车优惠时段,对出行需求较多的六十周岁至六十九周岁老年群体全天乘车半价政策进行细化调整,分时段确定优惠比例,如在上下班高峰期将优惠比例降低,在其他时段将优惠比例提高甚至全免,引导老年人优化出行时间。

  ◎关键词:红绿灯动不动就罢工

  建议由交管部门统一负责建设管养

  开车在路上,你是否经常发现交通信号灯倒计时数字都看不清,还经常发生红绿灯罢工,路口一团混乱的情况。红绿灯就是生命的保护灯,竟然没有统一的建设主体和管理部门?南京市政协民进界别组委员提出,首先要明确交通信号灯的设置、管理的法定部门,建议由公安交管部门作为新增干线公路电子交通信号灯管养主体,所需经费作为公共服务支出由各级财政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