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07

焦点新闻

熊孩子玩手游8天花掉1万2 妈妈找公益组织帮忙“要回”6200元

还让孩子签下“另类欠条”,用成绩和劳动还另一半钱

字体:【    】

来源:扬子晚报-扬网

出版日期:2017年05月24日  

  昨天,一张“另类欠条”在徐州市民的微信朋友圈走红,欠条中的借款人是个孩子,因玩游戏欠妈妈6000元,将通过家务和学习成绩“还债”。欠条里列出了详细的学习成绩抵扣欠款指标、各种家务劳动的报酬价格。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孩子今年才10岁,他在拿妈妈手机玩游戏时,通过支付宝充值,仅仅8天就花掉1.2万元。最终,妈妈在公益组织“反网游欺诈吸费联盟”的帮助下,从游戏运营方处拿到了6200元退款。这位妈妈表示,让孩子写下欠条,一是让他记住教训,二是帮孩子战胜游戏瘾,将精力回到学习和生活中。

  扬子晚报记者 马志亚

  通讯员 宇风 文/摄

  一个困扰无数家长的难题

  孩子玩游戏充值,怎样才能退款?

  网上搜索一下类似的新闻,就会发现这个问题几乎“无解”。

  山东

  7岁孩子玩游戏充值3万多,家长要求退款遭拒

  辽宁

  熊孩子花8000元充游戏币,想退钱需证明是孩子买的

  湖南

  9岁孩子玩游戏3小时充值7000元,家长要求退款遭拒

  湖北

  9岁男孩花1.1万元充值游戏,家长欲索要退款无果

  看这位妈妈是如何解决的

  支付宝“余额不足”,才发现孩子玩游戏花掉1万2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这张欠条的当事双方,是一名妈妈和10岁的儿子。原来,张女士前不久用支付宝给客户付款时,被提示“余额不足”,她一看明细,惊讶地发现短短8天内,产生了100多条购买记录,总共花掉了12000元。

  张女士这才回忆起10岁儿子这几天的反常举动,每次回家,儿子第一件事就是要她的手机,她也知道孩子玩的是一款名为“植物大战僵尸2”的手机游戏。儿子告诉妈妈,他的同学都在玩这款游戏,不玩会被大家嘲笑。张女士认为孩子玩个小游戏也没啥问题,压根没想到孩子会购买游戏虚拟道具。

  张女士检查支付宝账单发现,儿子通过支付宝转账集中在晚上7点到10点,购买的游戏虚拟道具种类繁多,光礼包就有5种:畅玩礼包、豪华礼包、白金礼包、荣耀礼包、至尊礼包,价格从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在她的追问下,儿子说,只有购买礼包,才能克服游戏难度,顺利进入下一阶段游戏,他的很多同学都是这么做的。

  让张女士疑惑的是,她的支付宝设置了密码,且并未开办“小额支付免密”功能,孩子是如何做到克服密码障碍,顺利付款的呢?对此,孩子说购买道具不需要密码,而张女士认为,自己曾多次在孩子面前操作支付宝,可能孩子记住了密码。

  找到公益组织帮忙,逼着游戏运营商退还6200元

  张女士认为,孩子今年才10岁,还不具备独立的认知能力,游戏运营商应当退还这笔钱。张女士还表示,1.2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她每个月工资才2000多元。

  张女士了解到,游戏的运营和收费方,是总部位于湖南的拓维公司。张女士联系后,对方并不同意退款。

  无奈之下,通过网络查询,张女士联系到位于湖南的“反网游欺诈吸费联盟”的公益组织,该组织是由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颖等人牵头成立的,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玩网游被扣费后的维权事件。

  记者昨日联系到该公益组织发起人韩颖律师,她介绍说,根据《网络游戏暂行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提供服务时,应保证用户使用有效身份证件进行注册,并绑定与该用户注册信息相一致的银行账户。民法中规定,限制行为能力人,超出起能力范围的交易额,有权主张撤销。

  在韩颖律师的帮助下,经过多次交涉,拓维公司答应退还其中一天的费用,总额为6200多元。拓维公司表示,作为游戏公司无法识别用户究竟是未成年人还是家长,作为家长同样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让孩子写下欠条,通过学习和劳动“还债”

  拿到退款后,张女士算是基本满意了,不过接下来她又面临着一个难题:如何让孩子吸取教训?打骂肯定不行,只是口头道歉又不能让他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想了几天,张女士想到了让孩子写欠条的方式。

  张女士根据孩子目前的学习情况,先罗列出通过学习成绩抵扣欠款的方法。为了鼓励孩子多参加劳动,她还制定了通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具体项目表。

  “因玩游戏欠款6000元,还款方式:通过做家务和学习偿还给妈妈,二年还完。”这张欠条看起来相当规范,不仅写明借款人姓名、日期,还按上了红手印。欠条下方罗列出详细的抵扣条款和劳动报酬价目表。比如:语文90分以上,奖100元,英语85分以上,奖100元。洗碗10元,拖地板20元,洗衣服20元。

  张女士说,写欠条当然不是真的让孩子还钱,她只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孩子将兴趣重新移回学业上来,同时,参加劳动获得报酬;也让孩子业余时间过得更丰富、更有意义一些。

  张女士表示,初始阶段,她也会严格要求孩子遵照欠条履行约定。

  问题

  孩子游戏充值

  为何这么容易?

  对于该起事件,张女士表示自己会吸取教训,今后加强对孩子的监管,不过她也提出了疑问,现在孩子这么容易接触到网络、手机游戏,作为游戏运营方是否应当设置更严格的准入制,监管部门该如何加强监管?

  对此,“反网游欺诈吸费联盟”杨颖律师表示,张女士的遭遇暴露了目前网游、手游领域存在的漏洞。目前联盟主要还是针对个案进行维权指导,并通过各类活动提高家长们对孩子的监管意识。下一步,联盟将努力推动游戏厂商、运营方加强社会责任,从技术层面完善网游、手游实名制审核,防止未成年人轻易绕过平台设置,产生不符合其行为能力的交易行为。该联盟也呼吁政府相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为孩子真正建立起防火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