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15

闺蜜周刊·靓妈酷宝

治愈系 书签


字体:【    】

来源:扬子晚报-扬网

出版日期:2016年05月22日  

  □文/尘烟风起

  给冉冉同学洗书包前,我例行公事地搜了一遍,没想到搜出好几枚书签。

  毫无疑问,这些书签是冉冉亲手画的,因为她娘我熟悉她的画风。刚上高一应该很紧张,她居然有闲情逸致画书签!我心里的小火苗不由“噌噌”往外冒。面对我的质问,冉冉很委屈地辩解:“人家刚住校,总觉得孤单。每当心里烦时,就画上几笔而已。”听了娃的话,我的心一下子柔软下来。娃刚住校,肯定有诸多不适应,用这种方式舒缓心情也很正常。我打开小药箱,找出一些纸药盒,裁成小长方形,郑重地送给冉冉。

  之后每次回来,冉冉总会或多或少带回些书签。书签上,有时是一朵黑白相间的玫瑰,有时是一簇熊熊燃烧的火苗,更多的时候,是弯弯曲曲粗粗细细的线条组成的莫名的图案。在我这个没艺术细胞的人看来,这些书签都属于抽象派的画风。想来,娃在画它们的时候,心绪也是纷乱混沌的吧。看来,娃还没适应高一的学习和住校生活。

  不知何时,娃的画风悄然有了变化,由“抽象派”变成了“花间派”。她开始热衷于画各种花儿,什么紫藤,凌霄,喇叭花……其中有枚书签,上面画着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荷花下面藏着一个花骨朵,它们紧紧靠在一起,就像一对母女在亲密地说着悄悄话。突然觉得它们就像我和冉冉,娃在画它的时候是不是也想起了我这个妈妈?我不禁鼻子一酸,旋即自我安慰,从冉冉的书签来看,她已经不那么焦虑了,看来正在逐步适应坏境中。

  这段时间,冉冉的书签开始走古风范儿,而且突破了之前的黑白配。瞧这枚书签,荷叶亭亭如盖,三个古人在荷塘边闲谈,身后的茅舍旁有两棵郁郁葱葱的大树,右上角还写着“清平乐”三个字。再看这一枚,一把貌似随意摆放的蒲扇,旁边有两个小茶杯,右上角探出几枚绿叶,绿叶下面垂着红通通的小果实。整幅画面,悠然,闲适,恬淡,不正是一副“偶得浮生半日闲”的绝妙画面吗?联想起冉冉现在的状况,小脸上有了笑容,离开时也不再挽着我的胳膊不舍得放开。看来,她已经适应了住校生活和学习,并且渐入佳境。哈,多亏了这治愈系书签,让我随时了解到娃的动向。

  作为一位爱显摆的妈妈,我挑了一些书签发在朋友圈。有闺蜜回复,亲,开个淘宝店吧,专门卖原创书签,销路肯定好。我看了看正伏案攻读的冉冉,很鄙夷地秒回:切,它们代表了我家娃的治愈之路,岂可用来换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