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风】大 风(节选)
2019-12-09 17:06:20

大 风(节

李犁(辽宁)

 

1

大风搬运着山河,故乡不动

大风搬运着夜晚,星辰不动

大风搬运着道路,远方不动

大风搬运着庙宇,信仰不动

大风搬运着朝代,人民不动

大风搬运着容颜,爱——不动

 

风不需要方向,也不需要抵达

吹,向四面八方吹,咬着牙吹,像刮痧

把天空刮得气血喷张,把大地刮得皮开肉绽

但一直不能把弓着的腰拉直

更不能把我吹成你,把黑吹成白

那些在风中现了原形的,是自己露了马脚

 

风无影,更无言

能看见的都不是风,而是借风显势的事物

或者是灵魂脱下的外壳

 

风无法带走有根的事物

譬如最渺小的草,空中飞翔的翅膀

还有植根于人内心的火苗,不论风从哪个方向来  

哪怕台风、旋风、所有风,都无法将它扑灭  

而且风越大,火苗长得越快

 

2

我意识到风,是中年以后

那时已经中断写诗很多年

我希望风能往回吹,把我的女儿变小

不让她远走高飞,我驼了的背是她永远的暖巢

 

戴上年轻时候的容颜,我

与过去的自己握手言和,再

找个扳手,板正扭曲的脊椎

随手拧紧松垮了的情绪、青春和牙齿

一顿喝几大碗的酒,一晚上写几十首诗

像风一样去追那个女孩,她的眼睛

是最深最凉的井水,我的青春是裹着热汗的马匹

终于跑到她的前面,不再傻乎乎地说:

我不是追求你,只是告诉你:你、你很美

 

为了避免悲伤,就吹到中学为止

重新书写面前那份考卷

我走过的路就要被涂改,我会遇到另外一些人

另外一些事,另外的快乐与烦恼

 

唯一请求风别把我写诗的笔吹掉,这是我的瘾

多次想掐灭它,又一次次不点自燃

但是但是,继续保留这个习惯  

我的一切仍与现在一样

 

风知道这结果,所以把我吹向更老

风可以改变江山,却无法移动人的秉性

 

8

风温柔的时候

拎着二两鸟鸣和三钱霞光来敲窗

等耳朵醒了,热了

就爆炒它

 

而此刻晨光升起

犹如声音从竹林那边漫过来

一夜的雨就停在发亮的小路上

刚上妆的花朵静静又怯怯地望着天空

像个刚出道的美人,等待

春风递上蜜

 

9

大风里,一切都在简化

远方简化成火车

火车简化成蚂蚁搬家

它偶尔的嘶鸣,简化成神在咳嗽

可神会简化成人,人会简化成物

心会简化成器官

爱情会简化成车轮与铁轨的摩擦吗?

 

美女如烟一样散去的年华

多么像田野里的篝火,在静静燃烧


11

立春了,我的家乡一直被花袄捂着

直到春风吹开了它的外衣

把棉絮吹成柳絮

村庄才抖落掉满身的赘肉

等待燕子来为它穿上

花衣

 

12

雨后,风停下来

雨点们挤在一起

把肚皮晾出来

光阴像壁虎趴在心里

 

对面:一朵花开了,白如梦

还有一朵是红的,像野心

风把它们引入尘世

一个道家,一个儒教

让十米外的我停下脚步

仿佛夹在它们中间

一会想乘风仙升,一会想凝成雨点

砸向泥里

 

 

14

在枝繁叶茂中

一棵没发芽的枯树比孤独还瘦

但风吹不走它,它也没有合上眼帘

关于世界,它只是不想说

 

此时,几万吨的霞光正把春天提纯,直至成

无限克拉的钻石,也把我的心晃成黄金的垛

与夜晚比我更喜欢白昼,与白昼比我更喜欢黎明

与黎明比我更愿意把黎明的蚌撬开

把霞光冶炼成珍珠,或者抽成丝绸

为老树织上青春

 

诗人简介:

李犁,辽宁人。上世纪八十年开始写作诗歌和评论。出版诗集《黑罂粟》《一座村庄的二十四首歌》,文学评论集《拒绝永恒》,诗人研究集《天堂无门——世界自杀诗人的心理分析》;有若干诗歌与评论获奖。为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秘书长,《深圳诗歌》执行主编,《猛犸象诗刊》特约主编。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