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军民在南京大屠杀暴行中的抗争纪录
2019-12-12 14:13:39

在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事件中,不仅充满了中国人民的悲惨灾难,还包含着中国人民的英勇反抗。反抗与屠杀同在,光荣与屈辱并存。

孙宅巍先生是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在梳理史料时特别留意这方面的内容,本期“史说”,特约孙宅巍撰稿,讲述在南京大屠杀暴行中南京军民的抗争。

守城官兵拯救难民

南京城沦陷后,部分未能安全撤离的守城部队已经群龙无首、一盘散沙,身处危难之中。但一些官兵,目睹日军对平民血腥屠杀的暴行,义愤填膺,乃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以自己手中的武器,打击日本侵略军,解救被驱赶、杀戮的市民。

南京守军高炮第42团第1营第3连副连长沈咸就是其中之一。在参加了保卫雨花台复郭阵地的战斗后,12月13日下午,他率领18名官兵从国府路(今长江路)撤退到珠江路、莲花桥一带。当他得悉日军正在附近屠杀百姓时,虽然他们手中只有一支木壳枪和两支马枪,但还是毅然率领官兵向这股日军展开射击,并将其全部消灭。他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

下午,我们官兵十九人多次绕过敌人火力网撤退到太平北路莲花桥一带,向江边靠拢,途中又牺牲了三个弟兄。这时,来人报告:有六个敌兵在杀害近百名的老百姓。我当即命令:“向敌人袭击!”终将敌兵统统杀死,收缴了武器。我们也有两名士兵阵亡。

1938年1月26日在江宁县陆郎镇,有一名散落的中国士兵,用手中的武器,打死了正在该镇施暴的两名日军。据该镇河西村村民赵兴胜口述:几名日军“在饭馆里吃酒,吃醉了,就要女人,镇上的人把饭店的门关上,让女人逃跑”;他们还开枪打一个在地里干活的“叫李小花子的湖北佬”,“没有打中”。一名士兵“用保卫团的枪,两枪把两个鬼子打死得了。人们用石头把两个死了的鬼子,坠在塘里了。剩下一个鬼子,奔回了江宁”。

部分被俘军人,面对日军残酷的集体屠杀,赤手空拳,冲向行刑日军,进行殊死的抗争。其中最突出的事例,发生于乌龙山、幕府山一带长江边的大规模集体屠杀中。日本记者本多胜一根据日军第13师团山田旅团步兵第65联队一位下士的叙述报道:一个日本少尉被反抗的俘虏弄死了。传达过来的警告说,“是他的刀被夺走才出事的,要警惕”!

日军步兵第65联队联队长两角业作在其战后回忆录中,记述了发生在12月17日夜间幕府山俘虏暴动的事实。在暴动的2000名俘虏中,大部得以逃脱。两角写道:“两千来人一下子猛冲过来,拼命地乱窜,怎么也制止不住。我军不得已开枪射击,竭力阻止他们逃跑。但因天黑,大部分向陆地方向逃去,一部分跳进扬子江。”该联队第12中队中队长八卷竹雄中尉回忆这次暴动时说:“我们人数很少,不知道会不会在什么地方发生暴乱,所以比他们还要紧张。果然途中他们就开始逃跑,连我们中队有的士兵也被他们挟持走,然后途中被他们杀害。”联队第1机枪中队箭内亨三郎准尉回忆说:“去江边集合的最紧张时刻,一瞬间暴乱发生了。他们一起站了起来,开始挥舞着树枝什么的袭击卫兵,打倒他们然后逃跑。有的跳进江水里,有的向陆地上跑。黑夜中的突然事件就这么发生了。”在这次暴动事件中,第65联队共有7人死亡,其中包括1名军官被刺身亡。联队机关枪中队大友登茂树少尉回忆说:“我们中队里也死了军官。他被卷入俘虏的暴乱之中,身上被刺达七处之多。”他并无奈地认为,“在那样的暴乱中联队只死了七人,或许的确算得上是比较少的了”。

汉口《大公报》当年还披露:数十名被强迫攀登司法院四层楼屋顶的被日军俘虏的中国士兵,自知不是中途摔死,就是被日军纵火烧死,便奋不顾身地去夺取敌人手中的武器,甚至用牙齿咬住敌人的耳朵或腿部,虽然最后全部牺牲了,但是也当场打死了几个日兵。

城乡市民英勇反抗

日军屠杀南京平民的手段,恐怖残忍,令人不寒而栗,但是南京市民胸怀家仇国恨,面对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并非全都引颈就戮。他们中涌现出许多临危不惧、舍生取义的英雄儿女。

南郊陆郎桥十八村的村民,因不堪日军之蹂躏,奋起杀敌。据李克痕《沦京五月记》记载:一日,有敌兵三名,到该处要猪鸡等物,有王姓少女被他们奸污,旋即去。当地居民皆愤慨,便决定如敌兵再来骚扰,必加以抵抗。第二天果有敌兵六名前来,居民大愤,奋起抵抗。当即枪杀敌兵三名,余三名逃走。

1937年12月24日,两名日军到江浦县汤泉缪家营寻衅行凶。村民陈四、陈五、陈波傅、黄天佑四人用锄头、铁锹将正欲对村民熊远德行凶的一名日军打死,并于夜间将尸体抬到高夏村前面的温水泉边,用一扇石磨绑着沉到泉眼底下。村民王长城用手枪击毙了另一名日军,并取走他随身携带的长枪、刺刀。这名日军的尸体由村民李良志父子就地埋在路旁。当年冬天,沙洲乡村民万品、万全兄弟俩用钉耙、铁锹杀死了一名掉队的日本兵。据该地村民庞学义口述:“当时万品、万全兄弟俩正好二十出头,他们看到日本人在丁家埂杀了无数老百姓,心里更有火,他们看到一个日本兵掉了队,便悄悄把鬼子截住,用钉耙锄头把那个日本兵打死,尸体推到河里。后来,日本兵找回来时,发现了他们兄弟俩,就当场开枪(把他们)打死”。

在一些分散的场合,难民们临危不惧,在死亡威胁的面前,独自抵抗日军的侵害。难民范有林在与母亲、姐妹四人逃难至赵家桥芦苇荡附近时,被三四名乘坐汽艇的日军抓住。日军因汽艇在浅水搁浅,便强令范有林背他们过河去芦苇荡。范深知,芦苇荡里有许多避难的同胞,若将日军送去,避难同胞必遭劫难。于是,他在将一名日军背至河中心时,身子一斜,把他歪倒在河里,并在河中展开了一场搏斗。最后,范有林被日军开枪打死,他的姐姐范兰甫亦跳河壮烈殉难。

19岁的汽车司机梁志成,被日军抓去。日军强迫他把满载机枪子弹的汽车开到下关去。他知道这是用来集体屠杀市民的弹药。这时候他已被推到驾驶室的座位上,一名日本军官坐在旁边逼迫他开车。梁志成横下了一条心:死也不送这批弹药。于是,他猛地一拳把坐在旁边的日军官打倒,用双手扼其喉咙。押车的日军发现后,跳下来用马刀乱砍梁志成。那个被打倒在地的军官也爬起来,拾起手枪,向他射击。梁志成倒在血泊之中,昏死了过去。待他渐渐苏醒后,挣扎着爬回家里。因受伤太重,他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便对他姐姐说:“你要活下去,告诉我的朋友,我是给日本人杀的,我至死也没有帮助日本鬼子做过一件事”。

巾帼英雄宁死不辱

同时遭受着屠杀与性暴力侵害的南京妇女,面对日军的暴行,也进行了勇敢的抗争。有位女小学教师,曾5次遇到日军的纠缠。后来,她设法弄到一支枪,藏在床下,待日兵又来时,一连打死5名敌人,最后她自己也从容就义。下关保善街一位妇女马氏,在日军前来骚扰时,用酒将其灌醉,然后在丈夫和邻居的帮助下,用切西瓜的大刀,杀死了这名日本兵,并悄悄将其尸体运到野藕塘里埋掉。

许多妇女宁死不辱,表现了高尚的民族气节。记者范式之报道说:“城内所有妇女因不愿或不堪敌之蹂躏而自杀者,平均日必数百起。”下关鲜鱼巷一位女青年勇斗日军的事迹,为人们广泛传颂。家住鲜鱼巷79号的青年女子朱二姑娘,为了躲避日军,女扮男装,与其父逃到二板桥一个茅棚里。不料,一伙日军闯进茅棚,用枪指着她将其往外拖。她先和这伙日军对抗,后由于日军人多力大,实在顶不住时,便猛地夺下日军腰间的佩刀,和他们拼命。当朱二姑娘刚刚举起刀的时候,周围的日军已经凶猛地往她腹部一连戳了三刀,致当场流血身亡。

事实证明,南京城陷后,留在南京的60余万军民,面对杀人如麻的日本侵略者,在不同场合,采用了多种多样的方法,与他们进行了殊死的抗争。他们顶住了巨大的肉体与精神的压力,在严酷与恐怖的气氛中,勇敢地进行反抗。这种屠刀下的抗争,同战场上军人浴血奋战一样,都显示了中国军民英勇拼搏、不怕牺牲、坚韧不拔的抗战精神。这种精神是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的永久精神财富。

孙宅巍

(作者系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